国际麻将游戏下载|国际麻将游戏单机版
小說者-> 都市言情-> 《大小姐駕到》-> 第五十四章 雙如月VS囚天(一更
第五十四章 雙如月VS囚天(一更 作者:萬夜星城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11-09-06
  •     ( )囚天一見雙如月踏出城外,便知道它的對手來了。在它剛誕生了幾分鐘的軀休的意識觀念里,自己應該是所有人都難以抗衡的,但當它以那碧藍的眸子打量雙如月時,得到的卻是一連串的問號。
        能力未知,屬性未知,種族未知,所有一切都為未知。
        可即便是未知,也并不妨礙它進攻雙人月,在它的意識里,所有膽敢阻撓在它前面的,都是它的敵人。
        它停止攻擊望月城,流星趕月般地一拳砸向了雙如月。
        它的拳法毫無奇特之處,但卻孕育著力量法則,一拳之威,便能毀滅一個城市!
        拳法之上,藍色的流焰灼灼燃燒。
        雙如月立于空中,眼中輪完全顯現,輪中紅色彌漫,妖異非常!
        他是一個王者,可這一次,他沒有利用手中的億萬軍隊,也沒有站在最后方指揮著下屬拼殺爭斗,他冷眼旁觀,他要
        為她而戰,用他的力量,來打敗這囚天!好比雄性要在雌性面前展現身材和實力一樣,他要她為他喝彩,為他著迷!
        那是他從來沒有在誰面前展現過的實力!
        “噌!”囚天威力絕倫的拳頭,在離雙如月還有三百米時,卻被什么東西給擋住,力量同力量相互摩擦之聲,不絕于耳。
        僅僅只是那摩擦高頻率振動之聲,便也叫人心智受損,僅僅是那外泄的力量,也讓人覺得不堪重負。
        這究竟是怎樣的力量?!
        而這僅僅只是開始!
        囚天十分疑感,它完全不明白這是怎么一回事,更不明白這一擊到了雙如月這里為什么絲毫不起作用。但混沌者中,卻不知是誰看出了名堂。
        “啊,那是創世主,是另一個世界的創世主!”一混沌者大叫道。
        這一叫,便讓所有的混沌者們興奮起來,瘋狂起來。到達他捫這種地步,若說還有什么需要,那便是創世之火。得創世之火,便能成為創世主,這是多么大的誘惑,也正是因這種誘惑,他們才不惜為人所用,才不惜凝結成一股力量,這所有的一切,都是因為創世之火!
        天地初開,混沌初顯,這所有世界之中,誕生了一團創世之火,但因大爆炸,一團創世之火變成了三團,而從那一日起,天地間便進行了曠日持久,異常慘烈的創世之火爭奪戰。然而,在爭斗中,僅僅只有三個幸運兒奪取了創世之火,最終進階為創世神。
        接下來,便是億萬年的沉寂,世界被三個創世主把持,混沌者安然雌伏,又或者,他們只是在等待著機會。
        終于,這個機會到來,三創世主之一被另一個所滅,創世之火成為無主之物,再度出現,卻是在一個實力低下的女孩身上。試問,如此誘感,有誰能擋?
        他們花費這樣大的物力心力,甚至不惜抽干自己的魔幻力制造出囚天大陣,不就是為了將陸蔚千轟殺,使創世之火再一次成為無主之物么!
        可現在,他們赫然發現,三創世主之二也來到大宇,且這個掌握千軍萬馬,大量軍隊,永遠無法近身,永遠只用強大可進化可吞噬蟲族的存在只是單身一人,且在他們祭出了囚天的情況下出現了!
        這代表了什么,代表他們有可能擊殺他,有可能弄出兩團創世之火!
        這足能使任何有理智的人瘋狂,何況是本就對創世之火覬覦億萬年的瘋子!
        所以,他們瘋狂,是必然的!
        當下,便有五百萬混沌者放棄固守囚天陣,瘋狂地攻擊過來,而刺下的,則等待著水被攪渾,再作爭奪!
        五百萬混沌者,即便是力量被抽走大半,也絕對是驚人的戰斗力,他們一齊發威,想要至雙如月死地,出招更是狠辣!
        一瞬間,五百萬各式絕招,各種強攻襲來,加上囡天的再度攻擊招數,所散發力量,又該如何地強大!?
        所有人都驚呆了,如此強攻,這世間有誰能抗?
        雙如月睥睨地一笑,眼中盡是不屑,神情卻極為冰冷!
        是了,這才是他,這才是他真正的表情,冰冷,無情,不可質疑的強大,那一抹笑,是冷笑,是譏笑,是對不自量力者的嘲笑!
        他微微揮手,那漫天之中,便突然展現無數兵戈相交之聲,也不知從哪里來的尖角,準確無誤地一舉刺穿每個混沌者的胸膛。角又生刺,即便是那些混沌者已經身體虛無化,力量化,也逃不過他如此詭異的襲擊。而那些混沌者驚恐地發現,自己的力量正在飛速的流逝,不僅僅是力量,甚至連記憶,知識,等等所有的一切,都慢慢遠離。這絕對是一種極致的酷刑,這絕對是最恐怖的經歷,他們將親自體驗變得一無所有的感覺,甚至,最終連生命都不屬于自己!
        雙如月,到底是什么?!
        卻在這時,囚天和五百萬混沌者的攻擊已至!
        雙如月的攻擊手段的確讓人匪夷所思,確實無比強大。可空有高超的攻擊手段,而沒有效的防御手段,又有什么用?他雖秒殺了五百萬混沌者,可并不能阻止那些已經發出的招式向他襲來。
        那么,雙如月會受傷嗎?
        百萬道攻擊到來,雙如月卻并沒退后一步,他是一個王者,一個高傲的王者。他平素常坐鎮戰場最后方,以他聰明絕頂,智計盈天的腦瓜主持戰局,那時的他,絕對是最出色的指揮者。可當他來到最前鋒,他又絕對是永不后退的將軍!
        他輕輕松松地接下了那百萬道的攻擊,不是用雙手,而是
        用頭發!
        沒錯,確實是頭發,他那長長的黑發飄揚著,但在頭發末端,確實干萬鋼鐵般的鐵帶,它們穩穩接住所用攻擊,均是以硬抗硬,以爆制爆!
        這其中,絕對沒有任何花俏,純粹以力量制勝!
        更為奇異的是,他的防御,是完完全全的防御,那些狂暴的力量,居然沒有泄露半分。高手過招,通常會因勁氣四溢而傷人,但這時即便是一個最普通的人站在雙如月身邊,都不會被傷到。這便是雙如月的完全防御!
        完成任務的頭發又恢復到原狀,但人們又如何能忘記那鐵帶縱橫,肆虐天空的場景?
        所有勇士都被驚呆了,他們已經無法思考,他們只能無聲觀看,無聲拜服。
        混沌者那里的躁動也安靜下來,一招秒五百萬混沌者還毫不吃力,若他秒個上千萬,是不是也很簡單?創世之火固然極度誘人,但在毫無可能取勝的情況下去爭奪,無疑是最不理智的。他們從最初的暴動中冷靜下來,他們認識到控制創世之火億萬年之久的雙如月,顯然不是那么好時付的,他們要等待,等待雙如月露出破綻!
        只是,雙如月會給他們這個機會嗎?
        陸蔚千也微微吃驚,但她能感覺到,雙如月只是顯露了他冰山一角,只顯露了九牛一毛,更只顯露沙灘中一粒微沙。
        囚天已經接連兩擊都沒有從雙如月那里討要到任何好處,也有些急切。
        第三招,它已經不打算直接攻擊,它要換一各攻擊套路。它身上雙翅膀扇動,無數流光般的藍色晶休散落風中,它高百米的身軀微微發光,它藍色的翅膀上有極大的變異,無數的彩色的,繽紛的翅膀自它寬大伸展近五百米長的巨翅上生長出來,它冰藍色的頭發,也被蝴蝶翅膀覆蓋。它整個人,都顯得流光璀璨,徇爛非常,有種妖異而奇幻的絕美。
        可惜,它存在的價值,就為殺人破壞,就是為了滅地囚天,它的美,也為著這個目的而存在!
        那萬千的翅膀飛揚起來,比如美麗的彩虹,于昏暗的天空形成美輪美奐的亮色。但這每一個翅膀,都是刺殺的利器,都是威力絕倫的殺器!各個方位,各個角度,鋪天蓋地!言-情.小-說.吧YAnQing8.Net極.速.首-發.無.彈.窗
        有它們在的地方連空氣都產生不可節制的磁暴,可見這招的厲害之處!
        當它們集合,確實能將大宇整個毀滅!但
        雙如月卻笑了,他的笑既冰冷又輕蔑,好似關公看到小丑耍大刀,好似大師看到人賣弄小計。
        他微微展手,手心處猛地爆發出無數銀絲,即便那銀絲是那么那么細,那么那么透明,可因為多,因為厚,在天空不時因反照而展現出蠶絲般的光澤來。銀絲好似有自己的個性,有自己的意志,碰到敵人,便以最佳的角度飛過去,將那宛如蝴蝶翅膀的物休,個個都來了對穿!
        強悍如斯!
        囚天便是再不通世情,此刻也不由得睜大了它冰藍琉璃般的眼睛。
        可它并不甘心失敗,它由二千萬混沌者魔幻力精華加上囚天陣締結而成,它一出生,就注定它的性格是驕傲的,也注定它的命運是悲哀的,在這驕傲同悲哀的交織下,它的攻擊力才能更高,因它除了攻擊,除了破壞,它沒有其它的使命,它也無法展現它的價值!
        三擊不破,它已經準備使用它最強絕招。
        那是它名字的由來,那招名為囚天!
        它雙手交握,神情似是祈禱,又似是沉默,它背后的雙翅以超高頻率振動著,一團團冰藍的流光開始向它聚集。天空中的本來狂暴不安的云彩驀然停止下來,像是被定身一般,風也不在吹動,空氣也似乎凝固,時間好似停止,大宇一切的一切在瞬間停止了運動,除了望月城依舊,但即便是望月城,那些多層締結的法陣,也在經受著巨大的考驗。
        展現絕強的力量,因因天地,在這囚因中,做出滅頂一擊!
        這便是因天陣的由來,這才是這囚天大陣展現出的威力!
        雙如月,此刻也似被囚禁似的,好像已經無法動彈,任人宰殺。
        所有的混沌者都沸騰了,都興奮了,他們萬萬沒有想到今日會取得如此戰績,囚天陣居然能困住另一個創世主,只要囚禁主他,什么都好說,就算一人一擊,也能將其殺死。這讓他們如何不欣喜若狂,這肯定是他們最值得慶祝的日子。
        陸蔚千亦是急切,她怎么也沒想到,囚天陣的威力居然如斯之大,竟然能因住雙如月。她心中焦急,一來雙如月雖同她立場不明,敵友難料,但他沒有傷害過她,甚至這個月來一直在幫助她陪伴她,就算作為一個普通朋友,她也是不愿見他受到損傷的。
        更何況,這貨總歸繼承了那個雙如月的記憶,對那個命運坎珂的可恰男子,她是抱著恰憫和惋惜的。
        她又急又怒,大聲喊道:“雙如月,你給我趕快回來!”
        “哈哈,你看到了嗎,你看到我的英姿了嗎?你開始喜歡我了嗎?”那死寂的天空之上,卻突然傳來和目前氣氛格格不入的興奮聲音,雙如月以他那極為磁性的好聽聲音,繼續說著突兀的話:“他們說得沒錯,在雌性面前展現實力,能獲得磁性的青睞,他們總算還有點用處言-情.小-說.吧YAnQiNg8.NeT極.速.首-發.無.彈.窗!”
        眾人不由大腦腦筋斷路,有些搞不清楚狀況。
        然處在興奮中的雙如月卻想趁熱打鐵,他是萬萬沒有想到,被人掛懷的滋味兒如此美好,被人重視被人需要的滋味如此美妙,想要在他中意的“雌性”面前展現風采的念頭不可遏制,他打個響指,語氣陰險,神態睥睨:“我得感謝你,所以這一次,我會讓你痛痛快快的死!!”
        囚天有些愕然,混沌者們也被驚呆了,他們誰也沒有想到,號稱囚禁天地的囚天陣,居然在雙如月身上完全沒有作用。
        這個人,該是怎樣的可怕?!
        “啊,大家看,那是什么?”城中有人大喊道,指著地下的某個影子!
        此等關鍵時刻,這一聲似發現大新聞的喊聲,讓所有人都不由往地下看去!
        這一看,便看得久久不能回神,久久不能動彈,疑似做夢,更似覺得,整個人生都極為癲狂,所有人都不由處在一種不真實的狀態中。
        陸蔚千也不由往地下的影子看去,這一看之下,頓時讓她嘴角不由自主地一扯!
        昨天更了的,三主坐陣,干字,兩章合一章,所以看上去像是二十號沒更。戰斗不好寫,所以周不可三更,實在抱歉。
        轉載:
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
国际麻将游戏下载 双色球怎么填手写 上海时时走势图 天九牌一对至尊图片 2019年捕鱼排行 红马计划下载 奥地利秒速时时开奖 抢庄牛牛技巧什么牌型 鼎易天城娱乐会所 时时彩群 飞艇6码4期倍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