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际麻将游戏下载|国际麻将游戏单机版
第309章 八皇子 作者:宅思mm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19-08-23
  •     “顧大人,

        馬車雖然寬敞,可是兩個人面對面不可避免的還是會不小心碰到對方的腿。

        按照現代人的標準來說,顧遇這位顧大人長得的確是出眾,光是這雙大長腿,大概后世就是一個足可以耀眼的明星級別。

        看看人家往那里一坐雙腿隨意地一擺,就直接伸到了自己這邊,中間明明可以占兩個人的位置,這腿都能碰到他,可想而知顧大人的身高是多高。

        陸見安不自在的往后靠了靠,身后的車壁,讓他心里氣結。

        這是他的馬車好不好,怎么顧遇比他這個主人還隨意啊。

        “陸先生,可知這一行路途艱難?”

        陸見安詫異的揚起眉毛,這話里有話啊。

        “不知!”

        她的身份知道的天底下沒幾個,這種秘密也不是誰都有可能知道的,自己目前來看,身份還是保險的,不可能有個人這個時候對付他。

        犯不著啊,他只不過是鼎鼎大名的一位大絲商罷了。

        最多不過是富甲一方銀子多些罷了,難不成還會引起其他人的覬覦?

        他也不過是絲商其中的一個,就目前來看雖然絲綢莊多,可是他鋪陳開來花費也大,其實手頭現有的銀子還沒有達到,真的可以富甲一方的地步。

        真的,誰要對他看不過眼,下點絆子,大概也是彼此之間的傾軋。

        還不至于動用到顧遇啊。

        “我說的不是指你和那位之間的事情,這一次的事情皇上不知道我心里還能不清楚,自然是那位想要見你的一個借口。而且這個借口用的非常用心,起碼我的上司覺得這個借口簡直是可以龍心大悅。

        完全不會拒絕。

        看來那一位對您這個滄海遺珠的確是非常上心。”

        顧遇當然回去做了很多事,他怎么會不明白,臨江王這樣做的目的是什么?雖然他和臨江王沒有接觸,可是畢竟他是這件事的知情者,臨江王自然早已明白。

        并且已也已經派人和他接觸了。

        雖然沒有人光明正大的上門來,可是他房里一早醒來會多一封信,這已經是臨江王對他的警告。

        警告他這位錦衣衛的指揮使,別以為他位高權重,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就可以高枕無憂,如果想要他的小命簡直是易如反掌。

        同時也是警告他嘴巴閉緊一點。

        畢竟人家已經知道他和陸先生之間的合作關系。

        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合作關系,大抵他早已經被滅口了吧。

        臨江王要是真的想要一個人死,顧遇就算是武功蓋世也沒用,臨江王會缺高手?

        “那顧大人的意思是還有其他人對我有意思?”陸見安怪道,居然還有不開眼的惦記他?

        立刻反應過來。

        “八皇子出京了?”

        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bug  呢,這位和她來自一個世界的大哥顯然早早就謀劃上她這個肥羊。

        畢竟書里八皇子就是借助陸見安的勢力得到了皇位,這位如果真的是男主角,那么肯定有更強大的金手指,人家說不準知道的比她還清楚,來龍去脈,前世今生,畢竟是男主啊。

        所以這是奔著她來了。

        “你居然知道?”

        顧遇面色一沉,看來這位陸先生也不像自己想象中那么單純,這位比他想象的還要城府深。

        以前只不過是覺得這位大概是很有綢緞上面的天賦,是個賺錢的好手,可是畢竟是個商賈,出身已經決定了格局,誰成想……呵呵,顧遇笑了。

        笑自己的無知。

        這位的出身自己忘記了,那可是那樣一位人物,他的孩子怎么可能簡單,這位思維縝密,大略是早就從身邊的蛛絲馬跡分析出來自己可能會遇到的問題,畢竟金大牙這位侍衛可不是白給的。

        是連接臨江王和陸先生的一個紐帶。

        想要得到什么消息那還不是容易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臉上釋然的表情讓陸見安知道這位想歪了。

        不過顧遇想歪啦,其實正合她的意思,這樣沒有人會懷疑她怎么會提前知道這些消息。

        “是啊,我當然知道,別人對我虎視眈眈,我要是不做一點防備,那豈不是就是別人面前的菜,想怎么吃就怎么吃。我為魚肉,別人刀俎。”

        陸見安也不露底。

        顧遇不動聲色的看了眼面色平靜的陸見安,他呵呵一笑,道:“那倒是顧某多管閑事,想必陸先生已經早做安排了。”這個眼前的人明明真實身份是個女子,可是做起事來猶如男子般深謀遠慮。

        也不知道這位已經去世的陸父到底是怎么培養這位小郡主的。

        閨閣女子養成這樣的深謀遠慮,也不知道這位陸父到底是知道他的身世還是不知道。

        “顧大人,哪里是什么與深謀遠略,陸某根本沒有想到八皇子會為了在下大費周章。顧大人心里應該清楚,再下這一次遠行為的是什么。”

        用膝蓋想也能知道,他如果真的是為了什么所謂的絲綢大會,根本不需要如此興師動眾。

        陸見安要是為了名聲,他的絲綢也可以天下聞名。

        沒必要去參加這個絲綢大會,成為別人眼中覬覦的絲商。

        京中的達官貴人皇子王爺,哪一個不是虎視眈眈的盯著這一次的絲綢大會?

        這些絲商就如他們眼中的肥肉,哪一個不是準備隨時撲上來咬一口?

        當然也不能說于虎謀皮,這的確是互惠互利的,那一個絲商背后能沒有京中的要員身影,沒有倚仗,大概他們在弱肉強食的競爭中也會被別人給吃掉,大魚吃小魚,小魚吃蝦米的道理在哪里都適用。

        “我已經得到消息,八皇子在數日前已經出京,他的行蹤昨日傍晚就出現在鳳山縣,如果不出意外,那么八皇子的目的必然是陸先生,畢竟在這鳳山縣境內,還有比陸先生更有名更有權勢的人嗎?”

        顧遇也并不這樣,既然自己是為了人家來的,早一點兒把自己知道的擺出來,這位陸先生也好早做防范。

        陸見安不由得淡然,看起來,顧遇雖然錦衣衛指揮使這個名聲在外,讓所有人一聽就膽寒,可是實際上這個人心性卻品良,起碼和顧遇相交這個人還真的是護著他。

        就從這一點上來說自己找的這座靠山,也不是涼薄之輩。
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
国际麻将游戏下载 广东快乐十分胆拖奖金表 上海时时十一选五 重庆快乐十分软件 无网都可以的单机麻将 123梭哈书籍 天津时时号码记录 白小姐23期开奖开奖结果 易彩―彩民福地 nba篮球大师球探技巧 广东时时计划